您的位置:首页 > PPP > 热点追踪

22万亿政府地方债爆发,哪个省份最危险?

PPP面授课 PPP视频课 2018-04-18 互联网 评论[100]

导读:地方政府和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杠杆风险控制已成为财政政策的重中之重,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依然是今年防风险硬仗。此前也已确立基调,中央不会为地方债兜底。财政部近期连续公布两份文件,指导化解存量债务,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和风险,地方债务风险在经过长期疯长之后已处风险关头。

都知道中国地方债券极为庞大,但存量到底有多少呢?

从最简单的口径来看,包括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在内,中国债市总量当前达到76.01万亿元,其中地方债券规模已达22.22万亿。2014年以后债务增长速度可谓相当迅速,几乎每年以4万亿元的增速突飞猛进。

1.jpg

11.png

据小债统计,在地方债务中,地方债有3444只、债券余额达到14.96万亿元,位居市场第一、占比达到19.69%。然而,国债发行275只,债券余额134,082.37亿元,占比17.64%,地方债规模已实力赶超国债。事实上,在2017年年末,地方政府债券便已首次超越国债。

111.jpg

1111.jpg

从剩余期限上来看,短期地方债到期偿还量并不太大。当前的地方债中,有9.14万亿元地方债将在5年内到期、占比61.08%,有4.55万亿元地方债将在3年内到期、占比30.4%,同时有1.02万亿元地方债将在1年内都到期,占比达6.8%。

3、哪些省份较危险?

举债较高的地方政府有哪些省份?据Wind数据显示,当前地方政府债主要集中在江苏、山东、浙江、四川、贵州、云南、辽宁等地, 其中债务余额最多的三个省份为江苏、山东、浙江,分别为1.09万亿、9293亿元、9151亿元,余额占比分别为7.29%、6.21%、6.11%。

11111.jpg

城投债方面,债务主要集中在江苏、湖南、浙江、天津、重庆,对应的债券余额分别为1.31万亿元、4773.69亿元、4378.82亿元、4012.56亿元和3852.66亿元,余额占比分别为18.06%、6.59%、6.05%、5.54%和5.32%。

111111.jpg

从地方政府负债率和偿债风险上来看,偿债风险较大的省份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截止2017年9月份,贵州、天津、重庆、云南和青海排名居于前列,占比分别达78%、76%、70%、69%和65%,已远远高于地方负债率60%的警戒红线。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江苏自去年一跃成为负债最多的省份,其偿债压力和风险值得警惕。

1111111.jpg

在过去,地方政府多绕道融资平台向金融机构违规举债,靠卖地还债。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程度较高。

近年来地方信用违约的事件增多,发生过债券主体信用违约事件较多的省份有江苏、山东、内蒙古、四川等,市场对于地方债关注度和警惕程度也显著提高。去年,内蒙古自爆地方债务危机、江苏贵州借信托、资管等手段违规举债,一系列地方债务危机已逐渐显露出来,同时也引起了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4、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已刻不容缓

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进入2018年以来地方债发行变缓。2017年全年各地方政府债券共发行了1134只,发行量为4.36万亿元,较2016年发行1159只,发行金额6.05万亿有较大的下降,总体降幅达27.93%。在防风险严管地方债已经成为大趋势下,2018年地方债全年发行有望稳定,增长或不易。

2014年以来出台了多个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文件,进入2018年地方债务监管也在持续升级。

2018年3月26日,财政部公布了《关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的通知》,用13项举措来加强地方债全链条管理,妥善化解累积的债务风险。设置地方债总额天花板,2018年限额约为21万亿。

2018年3月30日,财政部财金司发布23号文,《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金融企业除了购买地方政府债券外,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并明确了国有金融企业在参与地方建设融资时的两大重点,一是加强“穿透式”资本金审查,二是审慎评估还款能力,确保其自有经营性现金流能够覆盖应还债务本息,并对投资基金、资管业务、金融中介服务、ppp等具体模式中存在的违法违规举债进行了规范。

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要求,地方政府和国企要尽快降杠杆。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坚持底线思维,坚持稳中求进,抓住主要矛盾。

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

要分类施策,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金融风险情况,采取差异化、有针对性的办法。要集中力量,优先处理可能威胁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问题。

要强化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组织保障,发挥好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重要作用。要抓紧协调建立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机制,强化地方政府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地方政府和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杠杆风险控制已成为财政政策的重中之重,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依然是今年防风险硬仗。此前也已确立基调,中央不会为地方债兜底。财政部近期连续公布两份文件,指导化解存量债务,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和风险,地方债务风险在经过长期疯长之后已处风险关头。

(来源:债市观察)

更多资讯请关注中建政研:http://www.zhjs.org.cn